老公生日快樂(好啦我發遲了)
因為不是是擅常 RL 所以覺得沒寫好,總之就是歡樂輕快KUSO感吧(抓頭
請點收

以年齡,和深交程度來說,論澤田綱吉疼愛雷之守護者,不能說是錯的離譜。

只是最近又多出了一件事煩他,讓澤田綱吉不禁思索起,其實古人曾說過的孟母三遷,還是有它的基本道理在的。

偏偏,事件的當事人多到他沒辦法一個一個好言規勸,當然,也許那和藍波沒有接受正統的國民教育,也許有那麼些相關。

唉唉,能說什麼呢,戀愛這事本來就沒有一個準則也不會有教科書,不過以彭哥列本部四處可見的例子來說……似乎不是什麼身教的好題材。

稍微提一下澤田綱吉頭疼的主要原因,你說,當對方理解錯誤成「是不是被親吻方就要把親吻方打飛,可是我又打不過里包恩…」這等結論時,你說該從哪裡開始引導已經偏向不知何方的認知呢?

當然,你有膽子挑戰有著最強守護者稱號的當事人的話,另當別論。

 

  認知錯誤 / 里藍

 

「喔喔,那件事啊,怎麼,彭哥列首領也想要擔當戀愛顧問嗎?我記得論你的人生經驗和情人數量都遠遜於我,怎麼,翅膀長硬了?」

「不,里包恩,我從來沒打算挑戰你的權威,不過事關我部下的事我也不能沉默不語,你不要害得藍波他不敢出現在彭哥列本部,更正確的來說是你的視線範圍好嗎?」

「我記得我的所做所為都還滿紳士的,不過你提醒了,我確實是來找你問那頭蠢牛的下落的,看來你知道?」

 

──所以是獨占慾嗎?其實打從一開始藍波就是追著里包恩遠渡重洋而來,那事兒早被里包恩扭曲過原本的意思現在暫時不提它。總之,十年前藍波不能理解什麼叫危險而跟前跟後,十年後似乎知道了也來不及?於是解決方法只剩躲迷藏。

 

「他人在波諾維,我也不會阻止你去找他省得我成為你出氣的目標,只是我還是多說幾句的好,你告白的舉動嚇到他了,雖然成份不是百分之百。」

「我們之間好像有認知上的錯誤,有點嚴重的那種。首先,我印象中並沒有說過任何類似告白的任何字眼,到這邊理解了嗎?」

「果然,那麼,我不能說他是什麼太過純情,只是你省略告白,我覺得他會把你對他求愛的舉動當成是強暴的一種,他從以前到現在一直覺得你很討厭他。」

「是沒有喜歡過,只是覺得有趣。」

 

超直覺果然在言語攻防戰略遜於讀心術,澤田綱吉不好判斷里包恩所言是否屬實。

反正那也不會是個重點,反正他身邊早就有一堆在戀愛這事上不會直言的人(總之就是無意義的裝傻),喔,當然,臉皮過厚的和根本就是戀愛白痴的人例外。

……這麼說來藍波是屬於最後者吧,明明他就在女人間很吃得開啊?

 

「喔,關於那點,好像是他和我比勝負的遊戲之一,他大概腦袋裡單純的認為身邊不缺女人的人相等於實力堅強吧。」

「我說,你真的沒有考慮過把他的認知錯誤一一矯正嗎?果然讓他在彭哥列裡面學習不大好,這裡盡是錯誤例子。」

「包含你嗎?」

「我哪敢和你搶輸贏,任何方面。」

 

結論?算是話不投機,還是解為紙上談兵用處不大?

其實只是想抱怨,至於解決方法,不是藍波理解了這愛情就是里包恩在這掠奪戲碼上玩膩了。

一時半載果然是無解吧。

 

「那麼,你打算去接藍波回來嗎?休想要我出機票錢。」

「關於這點你放心,我不會因為一點小事擔誤我的行程,另外和你要三天短假。」

「隨你吧,波諾維那鄉下地方應該不會有什麼名產你就不用費心了。」

 

 

 

最後,做個統結。

說來以牛郎自稱的他沒和人接過吻這事…說出去是讓人嘲笑用的吧。

其實欺負那個青澀一直都是里包恩個人的惡趣味,所以他把人壓在長廊上接吻是一個禮拜前的事(有沒有人經過當然不是里包恩考慮的問題)

應該是從那個吻之後得到他沒和人接過吻的結論…順序有些錯置了算了那也不是重點。

 

看來是當時說他沒有正常反應的心得讓他去學了一套錯誤的應對方式來。

那麼,結論?

很有趣,最後是誰把誰打敗,答案一年半載內只會有一種吧。

創作者介紹

蝶塚.隨筆之境

ghost06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