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R短文/六道骸中心/人間道感想/CP沒寫死(才怪)

 
──那只眼睛是給人挖出來,而後再塞進去的?
 
六道骸其實不大喜歡談論這類的問題,那和商業機密搭不上邊,準確的來說他單純不喜歡談論過去。
犬和千種知道,庫洛姆了解,其它幾個似乎是同伴的傢伙並不那麼多嘴。
但有個特殊的情況,眼前這個人的這個身份,他並不介意去共享那個祕密去說說那個殘酷悲傷。
 
 
「嗯……怎麼去形容呢?」
 
停頓的兩三秒是為了整理將說出口的資訊,思緒觸發衝動,六道骸單手掩蓋住異色的紅色瞳孔。
再來,他為了緩和自個兒悲傷矛盾的心情,試著,笑著。
大概是很難看,他想,因為坐他對面那個壓根是面攤的人,也靜陪默坐的笑。
…是嘲笑……嗎,還是吧?
 
 
「我不喜歡這個世界。」
「我知道。」
「我討厭看著這世上的風景。」
「嗯嗯。」
「可是呢……當這眼睛受到脅迫,嗯,我是指挖它出來的事兒,不可否認的,那會引發我最強又最討厭的力量。」
「記得…是人間道?」
「欸,沒錯,你能記得還真是我的榮幸。」
 
 
六道骸放下那只為了遮掩無所謂東西而舉起的手。
像是接剛才的戲,他執起對方的手,讓它的手指去感受那只異色瞳孔的存在。
指尖觸及眼球,但眼皮卻連跳動反應都沒有。
手指前端感受到的,乾燥/冰冷 不像是活生生的眼球。
 
「疼?」
「不,我沒感覺呢。」
 
對方並沒有抽回手,但他的確讓不少情緒顯在臉上。
最少有情緒,是代表他在意,所以六道骸感到不少欣慰。
 
「我想呢,可能是壓迫?嗯……視線上的遮掩和眼球上端的壓力之類的吧,可能是這個異端不希望讓宿主死去,所以在挖離的時候能引發不少力量呢……」
對方並未答腔,他的眼球他的手指直維持著幾分鐘前的接觸,彷若停格。
 
 
「要不要試試,把這眼挖瞎了,也許我的力量能讓你感到滿足喔。」
「是這樣?」
 
那是他自個提的議,對方順著提示抽回了被牽制的手,然後動作。
這次他閉上了眼,無論是異色的瞳還是正常視力的另只眼睛。
怕?也許。
 
他說眼球的壓迫,抽離,讓力量顯現。
但他感受到的壓迫是覆蓋,像是母親輕拍著孩子的頭那般……
 
然後言語重疊的那刻,雙眼都落下了名為淚水的感動。
 
 
──沒關係,我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蝶塚.隨筆之境

ghost06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